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亚洲最大赌场

    亚洲最大赌场

    亚洲最大赌场,老牌信誉大额无忧。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,政府颁发执照,安全有保障。电子游艺,真人视讯,棋牌游戏样样火爆!期期好礼相送!
  • 新葡京15.net

    新葡京15.net

    新葡京娱乐城★15.net★提供九大平台DG、AG、LEBO、OG、MG、OB、BBIN、PT、GPI供会员选择游戏,注册送39元可提款,大额无忧,网投首选!!!
  • 澳门美高梅

    澳门美高梅赌场

    【澳门美高梅赌场】亚洲顶级娱乐场,官方直营国际品牌,七大真人视讯平台,VIP会员时时返水,线上存款返点0.5%,亿万好礼期期送。
  • 500万彩票网

    500万彩票

   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,首存再送8888元.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
  • 澳门百利宫

    澳门百利宫赌场

   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,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,提款超速
  • 99百家乐

    99百家乐

    【99百家乐】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-50000元!上万款游戏任您选,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,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!
  • 888真人

    888真人娱乐场

   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,信誉最好的平台,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,提款超速!
  • 威尼斯人

    威尼斯人娱乐城

    威尼斯人娱乐城, 七大主流平台,铸就品牌辉煌,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。相信威尼斯人,相信品牌的力量。
  • 博狗娱乐城

    博狗娱乐城

   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,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,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
  • 金沙娱乐场

    澳门金沙娱乐场

    【澳门金沙娱乐场】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-50000元!上万款游戏任您选,下载资讯端即送68元 每日签到送彩金5666元
  • 环球娱乐城

    环球娱乐城

    【环球娱乐城】十五年顶级信誉、存提款迅速、大额无忧、共铸品牌辉煌!
  • 永利高赌场

    永利高赌场

    【永利高赌场】首充即送28元,次存再送888元,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,天天返水3%!
×

选择推广文案

【网盘】【TXT/1.2M】【金屋恨】【校对版全本+番外】【作者:柳寄江】

http://杏吧论坛.cc/?x=0

查看: 338|回复: 2

[转帖-正规] 【网盘】【TXT/1.2M】【金屋恨】【校对版全本+番外】【作者:柳寄江】

[复制链接]

等级:副版主

Level 9

1456

主题

1580

帖子

994

积分

副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994

玄铁会员青铜会员明日之杏灌水之王建设巨匠实习版主副版主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2-13 20:18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|


杏吧有你,春暖花开!马上注册,看更多精彩内容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【资源名称】金屋恨
【资源大小】1.2M(压缩前大小)
【资源格式】TXT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【发布方式】多空
【下载地址】
http://www.jkpan.cc/download/fs1OTTlu

http://link.b1h5.com/file-1867860.html

http://www.chooyun.com/file-63546.html

http://www.yousuwp.com/file-133080.html

【内容简介】

  那一刻,他漠然转身离去,任凭少年时为她承诺筑起的金屋在彼此心中渐渐荒芜,轰然倒塌;那一月,他看着女儿稚嫩可爱的容颜,恍然发现,再也得不到她仰头望他时真心信赖明媚的笑靥;那一年,她在红尘兜兜转转,想要逃开,却终于躲不开。无奈的发现,再也回不到最初的最初;那一世……我们的那一世啊。当我们头发白了,闭上眼睛,回望一生,所有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,毫发毕现。那些生命中隐藏着的脉络,直到浮现,方知背后埋藏的千丝万缕的因缘。

  可曾听过,所谓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我真的没有不爱你,只是用尽全力也不能让自己相信你的爱。时光轻逝如水,也许可以冲淡怨痛,但如何让一颗曾被伤害的心,去毫无防备的亲近那个当初伤害她的人?

  也许自己种下的因,当真是为了结出那自己不堪品尝的果。世上真的有些事情,威重如皇权也无法勉强。虽然不说,但真的后悔,后悔让你走出了我的视线,后悔错过你枝繁叶茂的美丽年华。

  第一卷:初入汉家

  楔子

  2007年清明,母亲去世一年多后,韩雁声徒步爬上骊山,入圆觉寺,在母亲灵前烧一柱清香。

  父亲离开她们母女之后,母亲便笃信佛家,以消解对父亲的爱恨交结。可信佛的人讲究的是四大皆空,心若在红尘中,如何能入得了佛家殿堂?

  于是,母亲在拉扯女儿长大后死去。而她看着母亲逝去容颜上犹带着的笑容,茫然中竟不知道,死亡,对母亲,是否反是一种解脱?

  母亲死后,韩雁声按照母亲的意思,为她在圆觉寺点了一盏长明灯,年年清明月半的,都要来拜祭,仿佛看着堂上幽微跳动的烛火,都是母亲殷殷切切看着留在世间的女儿。

  而母亲,用那样慈祥却隐隐带着忧伤的眼睛,看着她从一个小小的婴儿,成长成一个英姿飒爽的警校学生,看了近二十年。到如今,她已经慢慢长成,圆了幼时志向,成为一个女警,母亲,却不在了。

  而她,独自跪在空荡的寺庙殿堂里,觉着一殿的冷。

  母亲在这里,一定也很冷吧。

  她渐渐记不得父亲的眉眼,却一直记得母亲偶尔避了人,哀伤的唱着自己一生的悲哀。那唱词是这样的,“只见得,金屋藏娇新人笑,浑忘了,贫贱夫妻百事哀,到最后,糟糠之妻下堂来。”

  很小很小的时候,她犹不懂事,懂不了母亲的哀愁,问道,“妈妈,金屋藏娇是什么意思?”

  妈妈怔了一怔,想了想,慢慢告诉她,“在很久以前的汉代,有一个皇帝叫汉武帝,他的第一个皇后,名字叫做陈阿娇。他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,汉武帝承诺他的表姐,‘若有一天我娶了阿娇为妻,就造一座大大的金屋子,来让她住。’”

  她瞥了瞥嘴,奇怪问道,“他们是表姐弟,表姐弟不是不可以结婚的么?”

  “这……”妈妈怔了怔,道,“汉朝的时候,不讲究这个。”

  “哦。”韩雁声不以为意,低下头,道,“这个故事听起来很美啊。而且,陈阿娇不是汉武帝的皇后么,怎么到最后,竟成了抢人家老公的狐狸精的代名词?”

  “因为,”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哀伤,“这个陈皇后,后来命运悲惨,她的表弟夫君当了皇帝后,废了她,另立了卫子夫为后。留她独在长门宫,苦苦等了他二十余年,直到死,汉武帝都没有来见她。”

  妾发初覆额,门前折花剧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

  昔日芙蓉花,今成断肠草。

  什么金屋藏娇,都是假的。到最后,不过一殿冷宫长门。

  那个很悲伤的女子,慢慢的,老死在长门。隔了两千年的光阴,她重听了这个故事,似乎还能,感受到她的悲伤。

  世间男儿多薄幸,无情最是帝王家。

  妈妈死的时候,爸爸不曾来看她。虽然她恨恨的想,就算他来了,她也是不肯让他到妈妈灵前一拜的,然而,他当真从头到尾都没有来,她心里还是难过了。

  爸爸,真的完全不记得她们了。

  可是,好吧。你既无情我便休。这世上,本没有谁是离了谁完全活不下去的。

  她祭拜完了妈妈,起身回头,却吃了一惊。

  她的身后数步处,不知道何时,站了一个白发白眉的和尚,穿着袈裟,双手合十,道,“女施主好。”眼神湛然,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。只是何时进殿,她却全然没有听见。

  许是寺里的大师吧。她想,亦道,“大师好。”

  “老衲天眉。”和尚微笑道,“观这位女施主面相奇特,只是以老衲的修行,竟窥不透,所以请女施主抽一支卦吧。”

  什么时候圆觉寺也靠这个赚钱了,她心中有些讶异,摇头道,“我不信这个的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天眉大师道,“施主信与不信,冥冥中自有定数的。”

  她柪不过这和尚,无奈选了签筒中最边缘的一只卦,展开签纸看,却是一首七言诗:

  高祖荫秀第一枝,心自淡泊人自清。

  建章绵延三千里,吹尽狂沙始到金。

  签名正是大大的四个字,金屋藏娇。

  她皱了皱眉,看不懂,便问道,“此卦吉凶如何?”

  天眉神情奇异,看了半响,方叹道,“此卦奇异之处,早在老衲所见之外。不是凶卦,也不是吉卦,施主日后命运如何,竟是只有自己才能把握了。但施主此去定有奇遇却是肯定的。”

  韩雁声失笑,越发觉得这和尚是在骗人的。便问道,“解一卦多少钱?”

  天眉微笑合十,道,“贫僧不过是好奇施主命运,本未存着这逐利之心,施主此去,善自珍重。”

  他慢慢看着韩雁声下山而去,方转过身,向大雄宝殿的佛祖方向合十,道,“冥冥之中,自有定数。天道之奇,果然不是能轻易的窥破的。”

  “只是,”他叹了一声,“希望他们,都不要后悔吧。”

  韩雁声下了骊山,便听见身边手机铃声一阵欢快的响,是季单卡打来的。手机那边,卡卡的声音充满了活力,“雁声,我们的第一个任务下来了。是保护本市一个上市公司的经理,似乎叫做莫雍年的,扮他的贴身秘书。开心不?”

  虽然她和卡卡在警校时训练的不比男生们轻松,但无可否认,在警察这个行当,女孩子总是要受些轻视。她们又是新手,这次,如果不是一定要用女警,也许,她们还要在警队里磨个几个月才能获得任务。

  “上面放心让我们两个去?”她问。

  “不是啊。”卡卡的声音暗淡下来,“人家还指了柳队长,我们只是小喽啰吧。”

  “不要灰心,总有一天,他们会知道我们卡卡小姐的厉害。”她好笑道,“我马上回来。”

  然而她不知道,她们是等不到这一天了。

  在即将来临的五一黄金周之前,西安电视台插播了一则消息。

  “四月二十九日凌晨,一辆奥迪轿车在行路中发生爆炸,车上二男二女,无一生还。车主是某公司执行经理莫雍年。警方已经介入调查,据悉,此爆炸疑似人为。”

  忽如其来的惨案给黄金周蒙上了不祥的气息,然而,车上的四人已经看不见了。属于他们的故事,将在另一个时空掀起,波澜壮阔。

  第1章 黄芦绿荇刀似雪

  阿娇初绝时,泪湿芙蓉花。芙蓉花事了,珍重出长门。瑟瑟蒹葭下,声声归雁鸣。路尽逢贤师,殷殷林下风。素手烹绿茗,纤巧着衣裳。《卡门》歌一曲,旧友意欢欣。吾有易牙艺,不做厨下人。荒梦解因缘,娇儿唤咿呀。愿为野中凫,不做帝王妇。一时擦肩错,策马赴边关。

  ——第一卷 初入汉家 卷首诗

  ……

  胸口疼痛绵延,韩雁声渐渐从混沌中清醒,便见四际沉绵漆黑的夜,静了静才看清楚。缓缓流淌的河流边是沿着河滩蔓延的沙地,大约是深秋天气,干燥的芦苇在风中摇晃,大片大片的,蔓延成白色的海洋。

  痛觉那么尖锐,让她恨不得立时死掉。低头看胸前大片深色的血,将锦衣渲染,时间渐久,已成红成了一种暗淡的黑色。她俯卧在河里,靠岸的河水很浅,流水冲刷着她的半个脸颊和伤口,淡淡的血色沿着河水缓缓流下,越来越浅。

  水面上悠悠吹过一阵风,很冷。韩雁声挣扎着从水中站起,端庄华美的衣裳被水浸的极透,贴在身上,狼狈不堪。开着左衽,似乎是汉朝时的深衣样式,面料华贵。

  谁能够告诉她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荒野空无一人,不知名的野鸟尖叫着飞掠过河面,无人能答。

  那样肆虐的伤,应是刀伤。能造成这样伤口的大刀,韩雁声想着,忍不住在河面上看自己的脸。

  河水波光荡漾,反映出模糊的面容,淡扫的眉眼,凤钗流苏在鬓边晃动,发髻繁复,狼狈中依然不掩清艳,傲气十足。眉目虽与自己如出一辙,却分明不是自己。

  韩雁声的心慢慢一凉,忆起圆觉寺的天眉大师,双手合十,白发白眉,宝相庄严,道,“施主此去定有奇遇,望善自珍重。”

  天眉大师所说的奇遇,莫非便是指现下的状况?她的身体,在千年后的那场车祸中死去,灵魂逸出,附在千年前这个女子身上。

  只是,那支“金屋藏娇”的卦签,又应当如何解释呢?

  然而她无暇去想,红黑色的血迹肆意的在衣衫上开放,一点一点带走她的体力。她的伤势深重,又被水浸泡良久,若再不找个地方医治,多半会失血过多而死去。更何况,她颦眉,能够受这样的伤势,总是有人追杀……韩雁声无奈的一笑,心道,也许自己心底已经承认这不可思议的事实了。

  不过,自己穿越的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呢?

  她略略打理了一下伤口,沿着河水,穿越大片大片的芦苇,向上游方向走,希冀能寻到一户人家。走了不久,便听见身后异动,大群野鸟惊惶飞起,颇为壮观。无奈一笑,谨慎的在芦苇荡中藏好身影,片刻便听到轻微但嘈杂的脚步声。

  她皱眉,心知多是对自己不利的人马,便是好心来追寻,灵魂全非的自己又如何面对?

  果然,过了片刻,便见一队黑衣人手执刀戟,举着火把,一边搜寻着什么踪迹一边向这边行来。

  “老大,两炷香前我们在河边发现废后留下的痕迹,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发现什么踪迹,废后是不是向其他方向去了?”

  韩雁声稀奇的挑了挑眉,废后,不是说她吧。看来她的来头还真不小呢。只是,历史上那么多被废的皇后,到底是哪个呢?再惨的话,如果是架空,那就真没辙了。看服饰,如今应当是汉代,汉代……她想起那支卦签,忽然叹了口气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空旷的平地上,直眉方面的黑衣首领挥了挥手,“其他方向也分了人去追,你担什么心?一个自幼娇生惯养的女人,要是能从这样的天罗地网中飞出去,咱们还有什么颜面为主子办事……搜仔细了,绝不能让她活着出去。”

  体温越来越低,韩雁声心中苦笑,还真没有见过自己这么苦命的。不仅疑似的身份让自己连死的心都有了,还一上场就是重伤被追杀的窘状。她看了看自己的手,纤细修长,保养的细腻莹润。这实在不是一双适合与人动手的手,但为求活命,也只能勉力一试了。

  作为一名女警,韩雁声的逃亡自然不会像某个金枝玉叶的皇后,啊,不对,她在心中愉快的纠正,是废后,留下那么多明显的痕迹。也正因为此,追杀她的黑衣人被迫分散人力,给了她机会。她暗中禀住呼吸,祈祷自己的好运气。在其中一个黑衣人靠近自己的隐藏的地方的时候,拿了个捏字诀,用尽全力,指向了他的颈部动脉。

  这是警校搏击中的一击毕杀术,黑衣人大概以为只是搜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根本不曾放在心上,然而他面对的是在警校中摸爬滚打三年多的女警,如果不是韩雁声现在体虚软无力,又要注意掩饰形迹,这一下便能要去大半条命,饶是如此,逆境激发出韩雁声全部的潜力,他也已经一声不吭的倒下。

  韩雁声一击得手,直觉得眼冒金花,一阵晕眩,胸口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痛。她知道这是存亡之秋,生死攸关,尽力接住无力掉下的刀戟。放乱头发。小心翼翼的剥下黑衣人的服饰换上,又下了狠手,确保黑衣人段时间内不会醒来。在泥泞里抹了一把污泥,点在手上,面上不敢点太多,怕欲盖弥彰。幸好深夜中,天上无半点星光,不曾被人看见。

  附近有人向这边喊,“有没有踪迹?”韩雁声压低了声音哼了几声。那边诧异道,“小罗,怎么了?”

  她挥了挥手,示意无事,那几个人瞥见模糊的影子,放下心来,回过身去。

  韩雁声摸索怀中,淘出数枚三株钱,一支火折。她取出火折,望了望身边的芦苇。想到如今的困境和日后无穷无尽的追杀,咬牙退回,迅速的将自己换下的深衣草草挂在小罗身上,又将凤凰钗簪进他的头发。心中默默念了一声抱歉,点起了火折,在火势燃烧起来之后蓦的一声尖叫。趁着夜色向着来时路退了开去。

  “着火了。”黑衣人慌乱起来。

  “刚才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尖叫,是不是废后?”

  是值秋日,天干地燥,又有秋风助势,芦苇荡很快就吹枯辣朽的燃烧一片。火光明亮的燃烧,待黑衣人扑灭了火势,只寻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,无法辨认。却寻着一些锦缎焦片,以及一只凤凰发钗。

  “老大,要不要讲尸体抬回去检验看看?”

  黑衣男子举起凤凰发钗,看了看,皱眉道,“这次追杀本就是私下行动,见不得光。怎好弄具尸体回长安,挖个坑将她埋了吧。收队。”

  他负手转身,向着长安方向叹了口气,“当年宠冠京华的堂邑侯府翁主,却落得这样收场。金屋藏娇,嗤。”



打赏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0 收起 理由
后来~ + 10 [评分]精品文章

查看全部打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分享赚钱】—【快速金币翻倍】——【杏吧论坛.com】—【APP下载】
回复 + 2银币

使用道具

等级:Level 1

0

主题

92

帖子

3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3
发表于 2018-2-13 22:05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
不错 谢谢楼主

等级:Level 2

1

主题

1484

帖子

7

积分

Level 2

积分
7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
谢谢楼主分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
签到中心
微杏APP
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恒彩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众赢娱乐杏吧棋牌

加入我们|杏吧直播|杏吧浏览器|广告合作|最新地址|手机版|小黑屋|Facebook|Twitter|杏吧-华语第一成人社区

国外社交媒体: Twitter  Twitter  Twitter  Twitter  Tumbrl  Tumbrl  Tumbrl  Tumbrl  Xvideosl  Xvideosl  Xvideosl  Xvideosl  Pornhub 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+8, 2018-2-22 14:01